小四郎一如既往的咸鱼

文渣一枚,无条件为同圈太太和画手们打call,万年新手,柱户爱好者,鼬佐万年不倒,超吃甜,欢迎捉虫。

R-517:

一个让带土坚定了要日翻世界的故事
(第七斑打酱油                                            

漩涡水户mito的过往 正片1

   一二三四
  
   …………

明日去向祗园 二轩茶店
                    
弹古琴 三味线 唱线球歌
 
歌中山 五五五 六六六

   …………
     夜色如酿,月色初起。
     明月交接的光辉倾洒在不远处的一片空地上,把四周渲染得有如游仙境一般,朦胧无比。
      一群带着狐狸面具、身穿纯白浴衣的孩童们唱着悠久的线球歌,拍着线球围在一起绕圈子,他们身上当做庇护的神乐铃声——“叮当”,形成神圣的音调与他们清脆的童声交织在一起,飘溅在山谷之中。
     另一边,部落里正在举行着祭典,热闹的行人与讨喜的乐器声与山谷的悠扬形成了对比。开放大胆的男女围着篝火跳着舞蹈。
      再近看,他们都有相同活力的灵魂,追求自由的向往,火红的发丝正好是他们最明显的证明。
    ——没错,这里是涡之部落,漩涡一族。虽然名义上是部落,但是从其规模上来看可以说是个小国,拥有着自立的皇族,信奉的神祗与宗教,丰厚的文化艺术,独创的封印术与治疗术,因此男女们健康长寿的体魄代代相传,以及彼此体内流传着巨大的查克拉。
   当然同样也有外族人出没,他们来自世界各地,因为各种缘由被强大富饶的漩涡一族族人所接纳,他们凭借着精明的头脑很快扎根生长。
   在部落中多为神官、匠师与商人,也有些任然保持大名之位,皇族给他们舒适的居所,却不信任他们,一直有所提防。
    乐器奏响的声音依旧在人们的耳畔进行着,一个黑袍暗影行动敏捷地穿梭在人群,没有留下丝毫痕迹,无影无踪。不过在这“危急”的情况下,这黑影小姐还是过于急躁了些。
    ——“哐嘡”“嗬”
    当歌舞剧演到一半时,台下一位富富态的大名大人正在享受玉杯内的好茶时,却被娇小的黑影身躯一撞,这一撞啊,手没拿稳,玉杯一横,哐当一声,稀俐一碎,大名不乐了,谩骂起来,台下的民众寻找着罪魁祸首。
    却不知这位敏捷的黑影早已轻跳在远处的树枝上,黑袍底下的半张小脸露出些狡猾的偷笑,静静地看着一副好戏。

    “是有谁在唱歌吗?”

    “应该是神社的孤子吧”

   “叮当”“叮当”
    果不其然,断断续续的歌声冲刷在她的耳内,熟悉又清脆的铃声似乎在束缚她的意识,脑海中出现了淡淡的怀念的幻影,可惜立马消失不见。

    “歌声真是神圣”

    “据说有安宁的作用呢”

    正当她在回味刚刚的一丝丝迷离时,眼前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她心中立马叫不好,冲出树林,往山谷的方向前去。
  
   …………

  正好一百就抵达  一二三四

   …………
 
   就在孩子们唱完最后一句时,一个娇小的身影忽地咻地一下从天上冒出来,站在大石上,孩子们都惊讶地注视着她,却不料她揭下黑袍,露出一张干净如玉的脸庞和被微风弄乱的微卷红发,说道:
    “还真是一副小孩子作派呢”
   孩子们没有理解她的小讽刺,却睁着亮晶晶的眼睛,围到她身边,扯着她的衣角,关心地说道:“姐姐,你的头发乱了哦”
    被这样一反问,漩涡水户稍微迟疑了一会儿,尴尬地干笑了下,问道:“你们到是在做什么呀”
    “我们到是在一起祈祷哦,希望来年有个幸福生活,公主大人”
    “哦,你知道我”
     似乎水户的直接注视让阿鸳有点适应不过来,使她向外眨了眨眼,带着一副柔笑,对水户说着。
    “哦呀,我的母亲可是一直在和公主生活呢”阿鸳扶了扶自己的黑发说道:“我同我的妹妹在小时候还与公主见过呢”
    “是吗,那么事不宜迟我先走了,哈哈哈哈很高兴认识你。”水户在一旁打了个响指,没有丝毫迟疑,热情地说道。但被阿鸳叫住了,阿鸳用温柔的语气说道:“我是阿鸳,如果有什么事我可以向母亲传达。”
    “但也没什么事,只是觉得你们唱的歌谣与这里的铃声很怀念而已”
     “只是怀念吗……”
    阿鸳低下头低低地说着,心中在想些什么,但这些小动作立马被掩盖了,阿鸳露出一贯的笑容,目送着水户的离开。

    …………

    一二三四

  “叮当”“叮当”

     孩子们又唱起歌谣,神乐铃又发出清脆的响声,就在这交织之下掩藏着黑发少女的淡淡浅笑。

    PS欢迎戳tag谢谢!

   

  

   
   

漩涡水户mito的过往 序章完

   

    马车缓缓行驶着,压过落叶发出咯哒咯哒的声响,眼看马上就要到达木叶村,天也始终明亮如初。
   但是,马车内景象却没那么乐观了, 漩涡水户的头上渗出来的细汗衬托出她的焦急与不安。
    到底发生了什么?从客观来讲,漩涡水户心中的不安因素确实来自于两方面。
     最主要还是在于自己体内封印的那怪物,已经快耐不住寂寞与苦闷,想要抓准时机逃出自己的掌控。
    水户有些吃力地用漩涡一族的方术舒缓自己身体的压力一边想着。法术发出淡淡的绿色光芒。
     但狡猾的九尾尾兽并没有那么快入出马脚,它只是悄悄地、露出了自己的一只尾巴,摇摇晃晃 。
    但是并没有让人柱力本人知晓,似乎带着几分占有的意味。
     许久,随着方术的施展完毕,水户的气息慢慢稳定,但似乎还有些不对经的地方。
    她心灵世界依旧还是没得到安宁,她的心还是不由自主想起关于那个人的事情,那个人的面容与思考,不自觉般她是迫切地想知道。 
    通常涡之国的公主们在和亲之前都有些害怕与懊悔,不自觉忘记是带着使命与骄傲而来的!
    未来的丈夫?未来的生活?未来的人生?这些往往成为她们外表光鲜下哭泣的原因。
    水户她自身也是对这些封建文化、皇室的教养非常反感的,一开始甚至十分厌恶。
    讨厌的头衔,啰嗦的奶妈,规矩的父母,假惺惺的大臣们!
    不过想想能再遇到那个人后可以发现自己生活没有那么难受了。想到这水户不由得笑了笑,到是像极了盛开的百合花,明丽淡雅。
    “如果是他的弟弟怎么办?”
   但是那句话确实提醒了水户,她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是弟弟怎么办?`水户低低地问着自己。
   忽然她狠狠捂住自己的胸口,抑制住自己的泪水的喷发,心底发出无尽哀鸣。
    由于本身的反应,身体的周围慢慢散发出火红的涟漪,像火红的火苗,吞噬着水户。
      就在这时,一种奇妙的神乐铃悠悠地响了起来,抓人心魂,扰人心扉,铃声化过天穹准确地传到了漩涡水户的耳朵里,她也似乎听到魔咒般,陷入美妙的梦魇之中……
    

    作者的话:首先,感谢喜欢我文的几位小天使们我爱你啊啊!有了你们才有了动力,第一次发文真的很不容易,我都非常佩服那些能日更的高产太太,我这文我更新的时间是不定的,因为我平常生活挺忙的,虽然我把这篇同人构思好了还是存在许多不定因素,而且这是脑洞文,请大家多多谅解。文我是分两到三次发的,会有的情况看不到请周知,这篇文的文风是温暖又现实的,可以是一篇虐文但也有温暖的地方,因为我想真实描写一个人的心境。所以现在序章已经完了,接下来我要写倒叙写水户小的时候,那么多多少少敬请期待
  





漩涡水户mito的过往 序章2

   
    “啊啊,你看啊水户殿下,我们到了千手一族的内地了!!”一位外貌清秀可亲的少女语气充满了激动和欢喜,睁大的双眼释放着光彩,一边对旁边对外景丝毫不动容的正主说道。
    “好了阿鸯,不得无礼,在马车坐好,又不是你嫁人。”先是提醒了自家妹妹,但脸上的一丝丝绯红却出卖了阿鸳内心对繁盛的千手内地的期待,她乌黑油亮的长发被风丝丝吹起,朦胧的双眸正不停地往这四周。
    千手一族的年轻壮汉听到这一番谈话,不免更加了一份力气,各个的脸上露出骄傲自信的神情。
    是啊,能让自己“麾下”的姐妹花兴奋成这样,到底是一副怎样的景象呢?随着逐渐深入,金色的稻田活泼地生长着,其中被风悄悄带起飘舞的麦穗,犹如动物们脖颈上的一溜一溜的短毛,虽然”在马车上看不到稻子的可爱果实,但光凭想象一定是非常喜人的景象吧!
   远处的山林高高低低茂密陡峭,红黄绿三种颜色的叶子汇聚在一起,层林尽染,美轮美奂,深秋的姿色也就是如此了。
     忽然,随着一声鸟鸣把水户的视野拉到了天空,一只健壮的雄鹰从蓝天掠过,星星点点的雄姿在这位女性碧色眼中漾起,成为永恒的留影。“这该是叫做木叶隐村了”水户在心中轻轻纠正刚才的谈话。
    谁不知一声戏谑的话语打断她的痴望,也一下子把她拉回了原型,“那么,大小姐,你是希望是哥哥还是弟弟啊嗯。”
     “诶!……谁都好的”慌乱无比的水户不知道怎样回答,脑海里突然浮现起那曾经被自己嘲弄为“河童头”的短短的锅盖头,相貌俊秀,喜欢哈哈大笑的爽朗男孩子,所以心里狠狠地纠了一下,眼神迷离随心敷衍了一句。
    却不知被一直心思敏锐的护抓到了小心思,他立即对一旁的等着看好戏的姐妹花和随性队伍使了个眼色,联合鸳鸯姐妹开始逐步“攻击”。
    “水户你应该满怀期待的呵呵”“应该是火影大人吧!”
    “那当然啊姐姐,到底是怎样的如意郎君呢?不知道水户殿下希望是哪个呢?水户殿下是见过他们吗?下次跟阿鸳我你的第一侍从讲讲吧,嘛嘛女人之间的故事阿。”阿鸳话痨的属性确实占了上风,也令人头疼。
   “当然,因为你是我的第一侍从,阿鸳大人不是吗?”漩涡水户亲切地回答道,温柔地摸了摸少女的头说轻缓地说道:“要我说的话我更希望你们当我的朋友呢”…………
    “如果不清楚的话,就嫁给我吧哈哈哈哈”“喂!……”阿鸳大叫一声,“哦~护大哥,那要看我的夫君千手大人愿不愿意咯。”水户先按住要跳起来的阿鸳,也毫不示弱用其同样的方式回击回去,摆出一副胜利的姿态。
    “啊啊,虽然是这样没错好说道现在,到底哪个才是火影呢?”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虽没打消众人快乐的氛围,却将漩涡水户的心情推入了谷底,一种不安的情绪包围着她,让她越发焦急了起来,眼神直勾勾地看向远处……
    @落京都 希望你推荐给朋友哦!
    所以后面就有这样的一段记载——记。

    

漩涡水户mito的过往 序1

     

    阳春四月、风和日丽、樱花飘散,大地到处都沐浴柔和的春光,显得明亮与生机。
    木叶村里的大人们勤劳认真地工作,各行各业恪尽职守,那些初生的下忍们在勤奋地训练,为的是在下一次的外出任务做好准备。
    这就是三代目火影猿飞所治理的村子,村子持着友好和平的政策对外开放,虽然也有激进派不平的意见。
    但中规中矩大多数人之间还是互相信任幸福地生活着,被一种名为羁绊的力量巧妙的连接。
    另一边,在村子的东南方向有个设计独特的中型小阁楼,采光和外观都极佳,比较适合老年人的居住。
    从窗外探去正好能看到大片大片的樱花海与蔚蓝的天空,如此一观实在是赏心悦目。在另一边少女低低地抽泣却不断地传来,显得让人心生怜惜。
    “你还在伤心啊,玖辛奈”
    随着老人缓缓的话语地传来,红发女孩立马用红红的眼眶无力地看了看老人
    即使有血红辣椒之称,天不怕地不怕的玫辛奈,在得知状况无法改变的情况下,也只能带深深的恐惧依喂在最亲的人身边——
    希望寻求到一丝希望。
     但是这位年老的女性却带着浅浅地笑意,布满岁月的痕迹的脸庞上碧色眼瞳温和地注视着红发女孩。
   仿佛对自己亲手带大的孩子将要遭遇什么不以为然,而是轻轻的安慰和鼓励。

    “玫辛奈,你看上去是真的遇上伤心事了,笑笑吧,还是笑最适合你了”

    “……”

   “在不行的话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故事?”

    …… ……

    是啊,那是在很久很久以前了,老人依旧不紧不慢地述说的。
   碧色的眼瞳温和地注视着红发女女孩,抚摸着女孩柔美的红发,眼睛的神色虽不经当年。
    ——但依旧焕发着神采和一个人独有的意志。
    那是在战国时代的年代下名为漩涡水户的一位女人的意志。而她人生的几大阶段的传奇过往就将在这揭开序幕。

   PS希望多捧场留言谢谢了

   

    漩涡水户在原著里登场很少,作者对她的描写也很简单,作为重要的第一位九尾人柱力。
    只是单单从回忆中得知她九尾的能力和她活着的意志,就连她和柱间的爱情故事都没有,全都描写柱间和斑的相爱相杀去了。
    我看了很多关于水户的同人,无疑都是描写冷血的政治联姻mdzz,女主角穿越在火影世界做出一番作为什么什么的。
    人设有活泼天真烂漫的,也有沉稳高贵调皮的,还有冷艳优雅傲娇的。
    总之就像千个人眼里有千个哈姆雷特,千个人眼里又有千个水户一般,我所想像的水户是一个独立坚强,能独当一面品行优雅的女性(再怎么说也是漩涡的公主啊)。
    有的时候也应有少女的情怀,期盼和享受在爱情之中,但在她强大自我保护意识下她只对重要的人们露出内心柔软的一面,内心的深处讨厌权利和世俗对她的限制和压迫,一直试图抵挡。
    在少女时代时,不失漩涡一族女子天生就有的女子力,她天真活泼大胆有活力,有时也会冲动和发脾气,但多数情况下还是很有分寸的,至少我是这么认为。
    故事有两个线,一条明线和暗线,就是所谓的双线结构,明线就是顺着原著主要时间时间有详有略地描写她人生几大阶段发生的事,所反印的是她的精神与意志。
     暗线就是描写她作为九尾人柱力,一点一点根据周围环境和人物给她的心境带来的变化。
    还有的就是一条添加的是讲她如何掌握九尾之力的过程(毕竟她也开了九尾六道模式啊)和创造医疗忍术以及诸多忍术比如百豪之术(注意这里私设多如狗)
   最后出场人物就那些人了,不用过多解释,详细的以后我会在这个tag说明,这里在后面我会一一介绍和分析人物。
    文章不短不长,cp主水户个人辅柱水向,文章该甜时甜该虐时虐,中规中矩是很现实向的,但我的文风是温暖派的,第一次发文求捧场,谢谢!